百姓呼声 | 消费维权 | 问政湖南 | 市州直达(长沙-株洲-湘潭-衡阳-岳阳-邵阳-娄底-永州-怀化-郴州-湘西-张家界-常德-益阳) | 红网首页
?即时滚动 >>
·慈利中南名门小区业主维权无果,相关部门推辞不作为
·永州新祥投资公司涉嫌集资诈骗,借款不还
·行程擅变缩水,宿餐导不达标,湖南华天国旅如此“品质团”
·在长沙井湾子国际家居MALL买的榉木家具竟是“三无”产品?
投诉贵州黔南州避雷装置安全检测站垄断经营
胡诌 发表于 2019-10-09?00:08:25 『标签:消费维权?贵州?工商质监

我们是长期深受“红顶中介”——“黔南州避雷装置安全检测站”垄断危害的部分易燃易爆场所企业(易燃易爆场所主要是指中石化、中石油等加油站、油库气库、烟花爆竹生产厂及仓库、危化仓库等),写信联合举报其长期依靠“保护伞”——黔南州气象局,在黔南州境内长期垄断经营大肆敛财为所欲为的违法犯罪事实,希望得到严查、严办,切实为我们企业减负,维护我们企业自主经营权利,还我们黔南州易燃易爆场所企业防雷检测市场一个明朗的天空。

第一,依靠特权垄断经营,受害企业苦不堪言。每年3月份前后,黔南州气象局和我们企业所在的地方气象局都会发出通知或公告,要求我们找有资质的防雷检测三方机构进行检测,确保安全。话虽这么说,如果你胆敢不找黔南州避雷装置安全检测站检测,而找其他社会防雷检测公司检测,黔南州避雷装置安全检测站就会动用黔南州气象局采取“联合执法”手段或派员上门找麻烦(或者找社会防雷检测机构的麻烦)。有时甚至就是检测站的聘用人员以“防雷办”或执法人员的身份来找我们的麻烦或威胁我们,取费也是他们说了算,基本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例如2018年我们石油石化行业联系社会防雷检测公司为我们检测,因此惹得当地气象部门“不高兴”,时至今日麻烦不断,社会检测公司知难而退,我们也只好又继续看其眼色任其宰割。截止目前,我们州境内的数百家易燃易爆场所及危化仓库等防雷检测业务几乎全部由黔南州避雷装置安全检测站垄断经营,几乎鲜有哪家能够或者胆敢逃脱其魔掌。

第二,背靠“大树”疯狂敛财千万,违法所得流进“婆婆”“腰包”。黔南州避雷装置安全检测站隶属于黔南州气象局,在岗聘用人员仅数人,其下辖12市县区均有“腿脚”(1至2人),均为聘用人员。据知情人士透露,在《国发〔2016〕39号》未出台之前,各县检测收入每年可上百万元,全州可突破千万元。《国发〔2016〕39号》出台之后,各县的防雷检测收入也不下40、50万元,全州该项收入也高达5、6百万元,但其工作人员仅为几个外聘人员,除去人员工资及业务办公消耗外,其余绝大部分款项都流进其“婆婆”——黔南州气象局的“腰包(小金库)”,严重违反国库集中支付制度(至于这些违法所得做什么用途,有无贪污挪用等犯罪行为,一查便知)。

第三,头戴“红顶”逍遥法外,国家政策形同虚设。黔南州避雷装置安全检测站成立于2004年5月11日,公司类型为全民所有制,股东发起人、实际控制人和最终受益人均显示为黔南州气象局(天眼查)。由此可见,黔南州避雷装置安全检测站隶属于黔南州气象局,是黔南州气象局独资控股企业,其拥有的防雷检测资质证书是黔南州气象部门自己审批许可的,其从事的防雷检测业务也是黔南州气象局主管的,是中央要求严厉打击的典型的“红顶中介”,作为黔南州政府职能部门的黔南州气象局则是其牢固的“保护伞”。

《国务院关于优化建设工程防雷许可的决定》(《国发〔2016〕39号》)、《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清理规范国务院部门行政审批中介服务的通知》(《国办发[2015]31号》)有关条款明确规定要求“破除中介服务垄断”、“切断中介服务利益关联”、“规范防雷检测行为,降低防雷装置检测单位准入门槛,全面开放防雷装置检测市场,允许企事业单位申请防雷检测资质,鼓励社会组织和个人参与防雷技术服务,促进防雷减灾服务市场健康发展”,上述政策从中央到地方都在贯彻落实,可不知道为什么在我们黔南州这片土地上却形同虚设。